常见问题

为客户维护哪些权益

婚姻家庭法律事务是国晖所的传统业务,也是国晖所 重要的业务之一

婚前咨询

离婚谈判

离婚诉讼

财产分割

子女扶养

分家析产

遗产继承

人格权益

为什么选择国晖

婚姻家庭法律事务是国晖所的传统业务,也是国晖所 重要的业务之一

产品优势

全国大所

成立于2004年,在国内一、二线城市设有十五家直属分所,多次被评为全国优秀律所,在业界拥有良好的口碑。

产品优势

专业团队

由致力于婚姻家事领域案件研究和实践的资深律师带队,团队成员均毕业于国内外知名法学院校,在协同办案机制下,为当事人提供高效的法律服务。

产品优势

专业办案

成功代理上千件婚姻家事领域的非诉及诉讼案件,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同时,也积累了非常丰富的办案经验,能够为不同案件的当事人量身定制针对性的策略。

产品优势

专业服务

历经十余年,独有一支战斗力极强的执行团队,专注于各类民事案件的强制执行工作,为每一个当事人提供“一站式””团队化“的法律服务。

律师团队

婚姻家庭法律事务是国晖所的传统业务,也是国晖所 重要的业务之一

董静
董静
国晖(北京)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部资深大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中华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优秀情感咨询师,情感规划师。工作过程中帮助众多家庭通过法律的途径完美解决家庭相关疑难问题,尤其擅长处理复杂的、婚姻纠纷、家事财产纠纷,老人赡养问题、遗产继承问题、子女抚养权争夺、等事务。
张强
张强
国晖(北京)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部资深大律师、从业十余年、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中华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自执业以来,已办理案件近千起,行业内资深律师,致力于通过法律的途径保护当事人的最大合法权益,参与婚姻家事案件的研究,尤其擅长处理复杂的婚姻纠纷、财产分割、子女抚养权争夺、离婚调解、离婚协议、等事务。
许迪
许迪
国晖(北京)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部资深律师、毕业于德国波恩大学法律系,获法学硕士学位,主攻公司法、股权、公司企业高管离婚诉讼方向。执业后,主要业务方向为公司法律事务(包括企业股权架构设计、重组、破产等)、外商合资、独资企业设立全程法律服务、重大投资项目的谈判、重大合同的拟定、谈判、部分涉外法律服务,负责公司企业高管在离婚过程中针对股权和公司股份的划分和保护,帮助女性当事人如何用合法武器争夺相关公司股权分红等等。
胡素卫
胡素卫
国晖(北京)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部专案律师、河北大学研究生,中华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有着独特的办案技巧和专业高效的沟通技术。长期在诉讼一线,庭审经验丰富,超强的亲和力,处理案件过程赢得众多当事人赞誉。尤其擅长处理复杂的婚前法律咨询、离婚财产纠纷、子女抚养权纠纷、遗产继承纠纷等事务。
高波
高波
高波,法学学士,曾在人民法院民一至民三庭从事民事审判工作24年,处理各类民事案件3500件以上
张红霞
张红霞
2009年通过司法考试并开始从事法律工作,处理法律纠纷数百件,办案经验丰富。擅长领域:公司法务、劳动争议、合同纠纷
杨竣乔
杨竣乔
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学院经济法专业本科。同时拥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服装设计师资格证。

服务流程

婚姻家庭法律事务是国晖所的传统业务,也是国晖所 重要的业务之一

产品优势
产品优势
产品优势
tel

用专业化解忧和愁  以智慧权衡法与情

国晖说法

婚姻家庭法律事务是国晖所的传统业务,也是国晖所 重要的业务之一

如何确定彩礼给付数额及返还彩礼的数额? 2020-11-25
  男女双方从相识确立恋爱关系到结婚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在此时间内除了正式的聘礼之外,还有恋爱期间男方送给女方的礼物、逢年过节的礼品等,这些是否算作彩礼?实践中,一般将当事人以结婚为目的的以当地习俗给予对方及其家庭认定为彩礼。   由于彩礼的给付是一种私人之间的行为,不像借款行为那样要求出具凭证,如何认定是否给付这一彩礼需要当事人举证,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应当承当不利的法律后果。   彩礼返还的数额,是全部返还还是部分返还,我国法律并没有做出明确具体的规定。在处理彩礼的返还问题时,法院应当适当考虑其他相关因素,如双方家庭的经济情况、共同生活时间的长短、在共同生活期间双方的过错等,更加注重个案的公平公正,以达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在实践中,当双方家庭条件相差较大时,可以通过法院调解和双方协商,让家庭条件较好方就彩礼的返还的部分作出一点让步,以减少双方的矛盾冲突。同时,由于双方在共同生活期间财物状况可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混同,且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越长,一方对生活的投入的就会越多,法院应当根据双方的具体情况,酌定其返还彩礼的数额,这种处理方式更能体现民法的公平原则,也符合人民群众普遍的公平观念。
离婚约定一方不付抚养费,子女可否向其主张抚养费? 2020-11-24
  据民政部发布的“2019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统计,2019年结婚登记927.3万对,离婚登记470.1万对,离婚率为 3.4‰,比上年增长 0.2 个千分点。离婚率逐年递增已然成为不可避免的现象,由此也引发了诸多的法律问题。   离婚协议中约定一方不需要支付子女抚养费的协议,因该协议未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民事行为,应当对协议双方产生法律约束力。但是,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七条也明确规定,协议的约定并不排除子女在必要时向不支付抚养费的一方主张权利。   该“必要时”应考虑抚养子女一方的经济状况有无恶化,子女的实际需要有无增加,客观的市场通胀因素以及另一方的经济状况等因素,在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一方的经济状况无法满足子女的正常生活、学习所需而另一方又有给付能力时,可以在合理范围内支持未成年子女要求抚养费的主张。   近年来,离婚双方因孩子的抚养费产生纠纷而打官司的情形屡见不鲜。明年起即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对于冲动型离婚进行了约束,建议双方离婚前空出30天的冷静期,慎重对待孩子的抚养费等各项离婚协议的约定。“离婚双方应遵守诚实信用的原则,谨慎处理各项事务,避免给日后生活留下后患。
继承权纠纷中继父母与继子女形成抚养关系的认定标准 2020-11-20
近年来,随着婚姻观念的变化,再婚的数量逐渐增多,而带着孩子重组家庭的社会现象也屡见不鲜。再婚家庭涉及生父母、继父母、子女、继子女等多方主体,家庭成员关系复杂,确定相应权利义务涉及较多社会问题,且涉及各自切身利益。如何妥善认定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维护家庭和社会的稳定,是审判实践须不断完善的领域。   司法实践中,对于继父母与再婚时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继子女形成抚养关系,意见较为统一,但是对于再婚时18周岁以上的成年继子女与继父母之间能否形成“抚养关系”,以及如何认定则标准不一,影响当事人权益的保障。   继子女与继父母是子女因其父亲或母亲再婚时与父或母的配偶之间形成的亲属关系,故继子女和继父母之间是一种姻亲关系,属于父母子女关系中的一种。《继承法》第十条:“父母为第一顺序的遗产继承人,其中的父母包括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婚姻法》第27条:“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不得虐待和歧视。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7条:“继父、继母与继子女之间,已形成抚养关系的,互有继承权。” 故根据法律规定,继父母子女之间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继承权以抚养关系为基础。基于再婚行为而形成的抚养性继父母子女间的关系与自然血亲关系不同,是法理上的拟制血亲关系,相应权利与义务关系与亲生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与义务关系应作区别,应运用宪法中的权利和义务相一致原则来调整继承法中的继父母子女继承关系。   我国《继承法》除了规定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可以成为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继承遗产,同样规定,在儿媳、女婿丧偶后仍然对公婆、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则能成为公婆或岳父母第一顺序的法定继承人。同样,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也可能因为没有履行抚养义务而丧失继承权或减少本应继承的份额。这说明了因“抚养关系”的产生,使双方的法律关系发生变化,由无血缘关系的姻亲关系变为法理上的拟制血亲关系,使其具备了继承资格。
tel

扫一扫关注微信

联系我们: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5号安华发展大厦1206室
电 话:
13552985289

电话:010 -64445509

友情链接:

©广东国晖(北京)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20002506号-1 

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5号安华发展大厦1206室
电 话:
13552985289
传 真:18210126575(顾云博)

广东国晖(北京)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20002506号